你不知道的四川之:大石墓 ——邛人捡骨葬之谜

2018-01-16 14:42来源:成都地图出版社

在安宁河谷无垠的平坝上,在茨达河西岸的德昌县王所镇茶园村阡陌纵横的田野里,一座由数十块巨石垒砌的古墓,静卧在略微隆起的土堆之上。

说它是墓,它却不圆不方不正,似乎是随意为之。然而它却是近些年四川考古的重大发现之一——邛人大石墓。

邛人是战国至东汉时期生活在四川攀西一带的主要民族,曾有自己的政权,后来与巴人、滇人、夜郎一样神秘消失。由于史料上对邛人记载甚少,从而给世人留下了许多难解之谜。

邛人文化虽然突然断代,但大石墓这种独特的墓葬形式,却成为安宁河流域的一道古老的文化奇观。

走近石墓

春节期间,我慕名来到王所镇茶园村,实地察看了这一处具有2000多年历史的文化遗存。

大石墓分布于安宁河谷约700平方千米的范围内,北至冕宁县,南至攀枝花米易县,其中喜德、冕宁、西昌、德昌等县市分布较多。根据德昌县这座大石墓坐落地地名,考古学家将其命名为茶园大石墓。

大石墓

如果不是茶园大石墓两棵粗壮高大、树龄千年左右的黄桷树,如平地突兀而立的巨伞远远地吸引着人们的目光,被一大片农田包围的茶园大石墓,是不容易引起路人关注的。我在曲曲折折的田埂绕行着走近了它。

我眼前的这座大石墓,具有分布于川南安宁河流域的邛人大石墓的典型特征。呈长方形的石墓由巨大的花岗石镶砌而成,墓长11米,宽3米,7块盖顶石盖在高出地面1米的封土堆上,最大的盖顶石重达数吨。其墓碑不加雕琢,呈石块原有的自然形状,碑面碑背也无任何碑文。一段人类的发展史湮灭了,给今人留下难解之谜。

这座既无山冈般的封土堆、又无富丽堂皇的地宫的古墓,能告诉今人谜底吗?

据陪同我的茶园村一位见过些世面的村民介绍,邛人的葬式为二次捡骨葬,即人死后先将尸体弃置野外,任其彻底腐烂以后,再将尸骨收捡放入大石墓内,每墓入葬10余人至100余人不等。墓室内都没有发现葬具,人骨都堆积在墓底,男女老少都有。这些成群的尸骨是多次放置进入的。从骨殖错乱、随葬品没有多寡贫富之分的现象分析,这众多的同室而葬的死者,可能是以血缘关系为纽带的同一氏族的成员。发掘时出土器物有石器、陶器、铜器等。

在这里,一个家庭一个家族乃至一个宗族的人,在离世之后仍希望彼此的灵魂活在一起。大石墓这种特有的丧葬习俗,或许更能表达他们对死后精神生活的追求。在邛人看来,只有巨大的石头才能给他们带来力量与安宁。

亡而不灭

听罢介绍,我遥望四周,周边平坦如砥,群山远在天际。而这些石块,均产自离墓地5千米外的大山中。据目测,修建这些石墓的石块,每块重量至少在一吨以上,最大的应在五六吨以上。邛人是用什么样的技术长途移动如此庞大的石块,这又是一个待解之谜。如果谜底揭开,对邛人的文明程度将重新评估,对当代工程力学研究者也会有所启迪。

尚武的邛人曾经控制四川凉山彝族自治州安宁河流域一带。2004年考古学家对凉山州大石墓进行抢救性发掘时发现,大石墓内除了散落着一些日常生活用品,还有铜刀、铜剑、铜箭镞,偶尔也能看到铁环首刀、铁削。从这些兵器材质看来,这个民族显然还处于青铜时代向铁器时代的过渡阶段。兵器多为青铜短刀,极少有矛、戈等长兵器,可见邛人喜好近身搏杀。

汉代时期,邛人一直对大汉王朝不友好,为了开拓疆土与其他西南夷如滇人、笮人、夜郎等交手,邛人也没有占到便宜。公元40年,东汉朝廷派遣军队平定南方时,威武将军刘尚率大军借道路过此地。邛人当时的首领长贵担心刘尚平定南方后邛人可能也要遭殃,即所谓的“唇亡齿寒”,便欲设计加害刘尚。岂料他的计谋被刘尚识破,刘尚一怒之下,一场血洗便不可避免了。长贵的失算,给邛人带来了灭顶之灾。

此后,在民族融合的浪潮中,大伤元气的邛人的生存空间不断受到挤压。而邛人在东汉初年所遭遇的那次毁灭性打击,或许是它最终消失殆尽的主要原因。一个曾经强盛的民族,在留下200多座大石墓后,就这样无声无息地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中,除了史料中只言片语的介绍外,邛人的生活、习俗、信仰一直不为今人所知。

当然,一度人丁兴旺的邛人完全有可能亡而不灭。汉朝是中国版图急速扩张的时代,许多偏居一隅的少数民族,都汇入了民族融合的浪潮中,生活在中国西南地区的邛人也不会例外。因此,它或许演变成为一个新的民族,或许融入到了另外一个民族。但无论如何,随着邛人的消失,大石墓也停止了修建,中国也再没有出现过这种神秘墓葬。唯有解开这巨大的石墓之谜,才能了解邛人更多的故事。

向死而生

一座大石墓是一个浩大的工程,汉代邛人与诸多民族、部落为敌,常年居无定所,生存都不容易,为何还不遗余力地建造它呢?或许他们与崇尚悬棺的僰人一样,都是对死亡极其敏感与重视的民族,向死而生的信念,使他们发自内心地竭尽全力为死者操劳。所不同的是,僰人的悬棺是以高不可攀视为对死者的保护和尊重,邛人则是以坚不可摧而让死者不受到骚扰和侵犯。

从人类学的意义上讲,遗址的发现同样意义重大。从德昌多座大石墓及古人类居住遗址出土的文物可以看出,早在三四千年前德昌县茨达河流域就已有古人类居住,并在该地区创造出了灿烂的文明。这不仅将德昌县人类居住史又向前推进了1000多年,同时,对南丝绸之路路线经德昌、普威至攀枝花的论证提供了依据,为南丝绸之路路线的重新划定给出了有力的佐证。

如今,茶园大石墓那参天的黄桷树树阴下,石墓盖顶石那平整光滑的石面上,已成为附近的村民纳凉小憩的好去处。当我徘徊在大石墓前时,一群活泼欢快的儿童正在大石墓上蹦来跳去地捉迷藏。他们的脉管里,或许就流动着邛人的血液。邛人的在天之灵目睹此情此景,可以安息了。

文章观点代表作者观点。

想了解更多关于四川鲜为人知的历史事件和文化遗存吗?敬请关注成都地图出版社出版的《你不知道的四川》。本书已在各大新华书店、当当、京东网站上架,欢迎广大读者关注购买!详情请拨打(028)848844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