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知道的四川之:大渡河 ——大峡谷的旷世丰釆
2018-01-18 14:44来源:成都地图出版社

一条30千米长的峡谷,其谷深最深达2600米 ,几乎是两座泰山的重叠;谷底湍急的河流最窄处却只有50米,仅与成都市区的锦江差不多。这条峡谷,便是被地质学家誉为“地质天书”“旷世幽谷”的大渡河大峡谷。

大渡河大峡谷,西起雅安汉源乌斯河镇,东至乐山金口河区,地跨四川省的乐山市金口河区、雅安市汉源县和凉山彝族自治州甘洛县。这雄奇壮观、险峻幽幻的天然大峡谷,绝壁千仞,奇峰万座。发源于川西北高原、以险恶汹涌著称的大渡河,在谷底奔腾咆哮,一泻千里。

大渡河大峡谷2600余米的谷深,给人印象最深的是其“深切感”,悬崖绝壁的陡峭让人匪夷所思,当地人形容说:“这是猴子都要摔死的地方。”

其实,我觉得他们的形容并不准确,因为那些直插云天的陡崖,连猴子也爬不上去!几乎与河面垂直的悬崖上,石片层层叠叠,宛如一部部神秘而古老的“地质天书”,记录着大峡谷10亿年的演化历史。大渡河峡谷独特的地质结构,不但呈现着奇特的地理景观,也孕育出独特的人文景观。

我驾车从金口河沿省道溯流而上。车窗外,“地质天书”一页页呈现在我眼前,“旷世幽谷”一条条收入我的镜头。沿着大渡河越往西行,两岸的崖壁越靠越近,且几乎都是直上直下,如劈如削,景色也越来越清幽。在峡谷中有一大渡河陡然转弯处,顺着河道眺望,高差达1000多米的悬崖与尖峭的山峰迎面耸立,似乎河水中断。车过转弯处回望,似乎江流无路,令人森然 。

车窗外,不时掠过与大渡河垂直的一条条支沟。停车细看,大峡谷两岸的支沟,窄如刀缝,无一例外地呈绝壁深涧一线天的隘谷,其谷底宽度常常不足20米,而支沟两边的崖坡高数百米。北岸的老苍沟、白熊沟、顺水河峡谷,南岸的毛不耳沟、宝水溪等,景色极为绮丽,如今已是徒步穿越、溯溪或探险的绝佳之地。

历史之谜

金口河大桥北桥头,正对着一条深沟,这便是蕴含丰富的人文历史信息的顺水河峡谷谷口。

刚进谷口,道路便向左急转攀升。很快,大渡河便在山下细如飘带,随即被重崖叠嶂遮蔽。公路两侧一座座海拔高达1000多米的山体,或张裂着一道道宽仅10多米的微型峡谷,令人感到诡谲莫测;或披陈着一条条纵向的裂隙,令人感到险恶狰狞。

继续向顺水河峡谷深处行,山体显得不再破碎。一直在山腰蜿蜒的公路左边靠山一侧,接连闪现数十个高约3米、宽约5米的隧道口。驻车细看,其拱顶和墙体用水泥整体浇铸,道口的钢门厚达10多厘米!

强烈的神秘感和好奇心,驱使着我进去一探究竟。

借助手机荧屏微弱的光亮,我小心翼翼地挪着脚步。隧道内的通道深邃却又宽敞,其主通道几乎可容两辆卡车并行。主通道又旁生出弯弯曲曲的通道,仿佛进入了迷魂阵。看来,这一座山似乎都被掏空了。出乎我意料的是,隧道内徒有四壁,已丝毫看不出曾作何用的痕迹。

我事先查资料得知,这是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后勤部为迎接大型战争而建设的战备仓库,人称全国第三大战备仓库。我虽有思想准备,但身临其境,仍为其所处位置的诡秘、所具有的规模之庞大而惊叹。

1969年3月珍宝岛事件后,中苏两国剑拔弩张,全面战争一触即发。该战备仓库便是当时“深挖洞、广积粮”最高指示的具体体现。此仓库1974年动工,1985年整体完工,修建了高7米、宽12米、深浅不一(深的1000多米,浅的约300米)的山洞28组,每组洞内还有大小不同的分洞,有的还洞洞相连,整个仓库容量达12万立方米。所有洞口并行排列,间距不一,横跨山外乐西公路4千米。整个工程建设,动用了军民上万人。此仓库主要储存弹药、武器。目前,这些仓库虽已闲置,却为当地人造福,他们利用库内恒温的环境,种植平菇之类的农产品。

大渡河大峡谷

在顺水河峡谷里,蜿蜒着一条当年与滇缅公路齐名的乐西公路。这条被历史学家誉为“血肉筑成的长路”,大方向与大渡河并行,但盘缠于大瓦山的峻岭之中,在乌斯河镇与现省道相接后,最终抵达西昌。此路从抗日战争最紧要关头的1939年5月开始路勘,至1941年底全线通车,共征集了川康地区彝汉等各族筑路民工20多万人。由于缺粮、疲劳、疾病、工伤等原因,伤亡人数竟多达3万人,其中死亡4000多人,平均每千米便有8人献出生命。至今,在乐西公路最艰险的路段蓑衣岭、岩窝沟,荒冢和残骨仍不难寻觅。

如今,一些到大渡河金口大峡谷旅游观光的人,都特意到此路走一段,以缅怀那些战死在没有硝烟的战场上的爱国者。

驴友乐园

继续沿大渡河北岸省道溯河而行,要经过位于乐山与雅安交界处的白熊沟,这是金口大峡谷著名景观,全长约七千米,其峡谷直抵大瓦山南麓。

白熊沟峡谷沿途深邃清幽,风景奇绝。两岸高差近千米的绝壁间,草木高悬、遮天蔽日,悬泉如练、飞瀑溅玉;岩崖上的怪石呈千姿百态的人物或动物状,是栩栩如生的天然石刻。秋冬时银装素裹,春夏间山花烂漫,与“诺亚方舟”大瓦山共同构成一副天然的神奇画卷。“白熊沟”的得名源于这里曾经是大熊猫栖息之地。

从沟口向南穿越,可抵达大瓦山瓦山坪。近几年,这条路线成为驴友们攀登大瓦山的又一条经典路线(另一条攀登大瓦山的路线,是从此山东北方向的永胜乡五池村上山)。这条路其实还不能称之为路。只能在沟内顺着山沟的自然走向,在布满乱石的沟底穿行。在接近大瓦山南麓之前,总体来讲坡度并不陡,但需要不断地在大大小小的乱石堆上跳跃绕行。这对于负重在身的驴友,是一个不小的考验。

在进入大瓦山地域后,真正意义上的登山才开始了。一条猎人和药农踩出来的羊肠小道,在灌木和树林中蜿蜒,坡度几乎持续保持在45度以上,以至于找一个可以将脚放平的地方都不容易。此时,才到了真正考验人的路段。行至此处,登山者无不气喘吁吁,艰难而缓慢地挪动双腿。当然,壮丽的大瓦山已近在眼前,无限的美景令人激动和振奋,咬一咬牙,都能挺过这一关。

沿省道再向西行,便会看到大渡河峡谷的另一条支沟老苍沟。沟口,一座跨度达54米的铁路桥特别引人注目。这座被命名为“一线天桥”的成昆铁路桥,至今仍保持着中国最大跨度铁路石拱桥的记录。老苍沟出口段600米长的峡谷,两边刀切斧砍般的山崖绝壁高达200多米,而谷宽仅20多米,最窄处近10余米,在谷底仰视,只能见到窄窄的“一线天”。

从“一线天桥”附近往崖上爬,能到达一个有五六百人居住的彝族村落——古路村。

古路村位于大渡河大峡谷入口的绝壁之上,其村民祖祖辈辈都生活这里,不知有多少代了。他们的先祖是为了躲避战乱,迁徙到这深谷绝壁之上的。多年来,古路村的人要到外边去,只有一条路可走,就是从悬崖下到大渡河边。所谓的路,其实是用木棍绑成的梯子搭在陡峭之处,连木梯也不能搭建的地方,则用小酒杯口粗细的藤绳上下。当地人下山,身上还要背山货;上山,身上要背盐巴布匹。稍不留神,就会坠入谷底,死无葬身之地。

大渡河大峡谷

直到20世纪60年代修筑成昆铁路时,筑路的铁道兵用钢板在陡险处焊起了一道道钢梯子,2003年政府出钱,村民出力,又在绝壁上凿出了一条不到1米宽的路,古路村村民才结束了如猴子在树藤上“荡秋千”上下的历史。

如今,这上下古路村的奇险之路,已成为摄影爱好者居高临下,拍摄气象万千的大渡河峡谷风光的绝佳之地。大渡河岸峭壁上的布依、田坪、二坪等彝族村寨,依山傍水临近原始森林,也成为人文地理探秘者了解当地原汁原味的民俗民风的理想之地。

在大渡河峡谷西端的峡谷口,有一个突出的崖台——苏古坪。大渡河河水自西而来,河床至此骤然收窄,在峡口形成一个天然的石门。当地政府利用苏古坪这一处难得平阔台地,修建了一处包括一座高10多米的纪念碑在内的观景台,供游人观赏和拍摄峡谷风光。从这里远望峡口内,只见云雾缭绕,峭壁峥嵘,更显大峡谷的深邃莫测。

交通奇迹

举世闻名的成昆铁路的大渡河峡谷路段,两岸山势陡峭,平地很少,因此仅隧道就有14条,总长达21千米,竟占该段线路长度的80%以上,从而使这段铁路几乎完全成为封闭铁路。而隧道之间,几乎全为桥梁相连。

尽管成昆铁路就在306省道的上方百米左右处并行着,但驾车沿大渡河畔的省道行驶过程中,几乎看不到成昆铁路的踪迹,只有经过一个个与大渡河大峡谷相交的支沟沟口时,那赫然出现的隧道口、跨越支沟深涧的桥梁,以及突然从桥上疾驶而过的列车,才会让人感到一种莫名的震撼。在峡谷里急驰的火车,如同藏在深洞里的巨蟒,时不时探身洞外,腾挪瞬间又钻回巢穴。

20世纪60年代修建的成昆铁路,铁路建设者们创造了许多世界奇迹,留下了不少胜景。1964年建造的老苍沟“一线天”铁路石拱桥,比此前世界上最长的法国铁路石拱桥还长14米,成为世界铁路大跨空腹石拱桥之最。在“一线天”和乌斯河火车站之间,瀑布沟与大渡河交汇处,从沟谷建造了两根高达50多米的桥柱,承载着长达70多米的连接两头隧道的悬空铁道。桥柱旁边高耸入云的崖体上书有“天下第一柱”五个巨字,使之成为大渡河大峡谷里又一人文景观。

大渡河大峡谷里,坐落着中国铁路史上唯一的洞中火车站——关村坝火车站。该车站是1969年开通的,共有三股道,一二道在外,第三道在隧道内。若列车经过第三道,值班员都要进隧道接发列车。据说是因为当时修建火车站的时候,由于大峡谷的独特地质因素,始终找不到一块较大的坝子建站,最后不得不开凿洞穴,从而形成了洞中火车站的奇景。

大渡河大峡谷,集峡谷奇峰地貌、高山自然生态、人类文化遗迹等多种旅游资源于一体,是堪与长江三峡雄峻风光相媲美的绝世幽谷。

文章观点代表作者观点。


了解更多关于四川鲜为人知的历史事件和文化遗存吗?敬请关注成都地图出版社出版的《你不知道的四川》。本书已在各大新华书店、当当、京东网站上架,欢迎广大读者关注购买!详情请拨打(028)848844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