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童书铸造之钥

2018-04-28 11:25来源:中国新闻出版广电网作者:郝天韵

少儿出版虽然面临新的社会环境等多方面变化,但读者对好书的期待、对品质的追求一直没有变。2017年度“中国好书”近日揭晓,再度引起全社会对好书的关注,以及对品质阅读和原创作品的关注。


  此次“中国好书”评选活动中,少儿类图书《阿莲》《花儿与歌声》《伟大也要有人懂:小目标 大目标 中国共产党一路走来》入选,《陈土豆的红灯笼》《南飞的苜蓿》《因为爸爸》《纸飞机》入围。为深挖这些好书背后的故事,《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记者采访了入选、入围2017年度“中国好书”的几家少儿出版单位,从他们的宝贵经验出发,探寻新时代少儿出版的精品铸造之钥。


  现实题材备受关注


  高品质童书的打造是个系统工程,首先要有好的选题。从2017年度“中国好书”入选、入围的7本少儿图书的题材不难看出,不少现实题材的童书备受关注。海燕出版社副总编辑康华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孩子们虽然需要用童话来滋养心灵,但是优秀的现实题材作品更容易和他们产生共鸣,并影响他们的成长。”“我们要让孩子们在现实中发现美,看到光亮,阅读这类作品是必不可少的。”


  儿童文学作家孟宪明的《花儿与歌声》便是一部典型的现实题材作品。这是一部反映当下乡村儿童学校生活的长篇小说,作品聚焦在中原大地上的一个特殊的三口之家,通过一个个引人入胜的故事叙述,深情描写了留守儿童与乡村老师之间的真挚情感。康华说:“现实题材也是与时俱进的,同是留守儿童题材,早几年大家更关注他们的物质生活、人身安全等话题,而目前,我国留守儿童数量在快速下降,温饱问题也大多得到了解决,理解、尊重、教育等已成为今后工作的重点。”她认为,《花儿与歌声》在不回避乡村教育现实的前提下,从改革教育理念到创新教学实践,从知识教育到人格教育,都给出了前行的出路和示范性的答案,很有现实意义。


  另一部现实题材长篇小说《南飞的苜蓿》贴近当下,直面少年成长中会碰到的一系列问题,诸如学业、家庭、亲情、友情、困惑、挫折等,成长阶段的阵痛与追逐梦想的努力,让这部小说大放异彩。“作者用细腻的文字把少年实现梦想的过程记录下来,美好而明媚,如同一束光,照亮了少年的世界,也照亮了读者的内心。或许这才是文学的力量、阅读的意义。”《儿童文学》副主编、该书责任编辑王苏说。


  讲好中国故事


  “当下少儿图书出版,非常有必要向小学生讲述我们党辉煌的历史和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人为了中华民族而奋斗的伟大情怀。”中少总社低幼读物出版中心动画部主任薛晓哲告诉记者,《中国共产党一路走来》以“大家”写“小书”的严谨,深入浅出地讲述厚重的历史,深刻而不失亲切,严谨而不乏生动。


  同为少儿主题图书的《因为爸爸》,是一本以儿童视角书写时代英雄人物的少年成长小说,对父亲的爱、对时代英雄的爱不仅跃然纸上,更震撼着每一位小读者的心灵深处。


  《纸飞机》是一部书写中华民族在苦难中伟大涅槃的儿童成长小说,借儿童澄澈的双眸深情回望战火纷飞的岁月,描绘了一幅闪耀着人性光辉的普通人群像,让至真至善、不屈不挠、珍爱和平、奋发向上的民族精神在一代代少年儿童心中生生不息。“作为专业少儿出版社,我们有责任讲好中国故事,让历史进入当下儿童的现实生活,让孩子们真正了解自己民族的历史,深刻感知中华文化和民族精神,做一个有根的人,并不断传承下去。”新蕾出版社社长马梅告诉记者。


  以出版高品质童书为己任


  儿童文学作家曹文轩在看过汤素兰的《阿莲》后曾说,《阿莲》是一部成功的成长小说,2017年中国儿童文学拥有一部《阿莲》是很幸运的。


  “一家专业的少儿出版社,理应以出版高品质的童书为目标。因为高品质的童书能激发人高尚的情感,具有感动人的力量;能帮助人增长见识,开拓视野;它们或温暖、或幽默、或风趣、或智慧、或深刻,具有较高的审美价值和传播价值,能引导人求真、向善、趋美。”湖南少年儿童出版社副社长吴双英告诉记者,《阿莲》便是一部忠于艺术本质,能震撼孩子心灵的童书。


  “一部高品质的儿童文学作品能改变孩子的心态,提升他们的精气神儿。”康华告诉记者,《花儿与歌声》整个作品风格是向上、向善、向美的,读这本书时,很多次都会被感动落泪,“它是特别有力量的,都是对孩子们爱的教育。”


  江苏少年儿童出版社文学读物出版中心主任陈文瑛认为,高品质的童书需要具备3个要素:“首先要有积极的思想性,必须是对少年儿童成长起到积极作用,能够给他们正能量的。其次是艺术性,童书的表达必须符合儿童阅读特点,但在内容的文学性和艺术性方面也必须要有好的表现。再次是装帧设计,童书有童书的特点,既不能脱离这种特点,也要有引领性,不能一味迎合市场。”


  在马梅看来,童书是要给孩子看的,一定要以孩子为中心,高品质的童书要能服务于孩子成长的每个阶段。“我们唯有躬下身,多一些对当代儿童身心成长变化的了解,才能肩负起当代童书出版的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