规律的揭示胜于雄辩

2018-06-01 09:11来源:中国新闻出版广电网作者:江作苏

  200年前没有互联网,但是基于当时的新闻媒介和大众传播状况,善于剖析复杂现象的马克思,犀利地从中揭示出若干新闻事业规律,这些观点在当下的网络时代还焕发着真理的光辉。

  “真相”二字是新闻事业的追求之本,马克思并不是书生式地去推导真相的重要性以及追求真相之路径。相反,马克思是从自己几乎终生从事的新闻工作的丰富实践出发去揭示规律的。

  马克思23岁时开始为《莱茵报》撰稿,刚过24岁就担任《莱茵报》主编,此后无论环境如何变化,马克思始终为各种报刊撰稿,也自己办报。他曾经作为通讯员为《纽约论坛报》写过数百篇稿件,也曾作为编辑办过《新莱茵报》等10余份报刊。在长期的新闻工作中,马克思一直在追求对真相的思考。

  可以说,辩证唯物主义立场在马克思对揭示新闻真相规律的探求中,起到了方法论的支撑作用。1843年1月,他在《摩塞尔记者的辩护》一文中写道:“只要报刊有机地运动着,全部事实就会完整地被揭示出来。”这个“有机运动”的术语,用以说明报刊是通过不间断的运动过程来逐步揭示事物真相、全面报道客观事实这一观点。也就是说,真相不是静止的孤立概念,报刊认识真相的过程也不是静止的,人们的认识活动不可能一次穷尽,揭示真相是一个认知过程。

  这个观点已经被包括中国在内的世界新闻界实践反复验证,因为它符合规律。今年是我国改革开放40周年,就拿对安徽凤阳小岗村的大包干来说,真相正如当初按手印的农民想的一样,“关于大包干对与错的争论一直争论了多年”。全部事实并不是一次被媒体报道出来的,新华社最初报道是包产到组,逐渐揭示出名义上是以组为单位,实际执行的是包产到户。至于这个事件的历史地位,那更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在不断给予新的定位。新华社《半月谈》在改革开放30周年特刊中评述他们“催生了中国农村的一轮大变革,孕育了后来改变亿万农民命运的家庭联产承包制”。而在改革开放40年后的今年,新华社稿件中说:“现在回过头来看,小岗大包干确实是农村改革的奠基性改革,也是中国改革的启动式创举。”

  新闻学教授陈力丹面对如今的信息传播生态曾经阐述道:“我们似乎更容易看见‘真相’,但追究真相更难。”如今,新闻业步入了互联网时代,记者这一职业的神秘光环褪去,而责任更大,这不得不让如今的新闻工作者反思:

  在媒介深度融合的今天,我有与时俱进的专业技能吗?

  我有人文关怀主义意识吗?

  我在坚持自己的职业职责吗?

  我是否抛弃了传统的新闻精神,譬如认认真真地核实新闻和采写新闻?

  我是否过分迎合了市场口味,而忘记了引导社会舆论、平衡社会意见和情绪的重担?

  以及,面对巨变的新闻业,作为记者的我是否在职业伦理方面真的准备好了?

  马克思所说的“有机运动”,不是机械式的运动,它的内在动因,应该还是他当年为人民报刊所提出的定位:人民报刊的本质是真实的,人民报刊的品质是诚实的,人民的信任是人民报刊生存的条件。作为一个有机的活动群体,今后的媒介形式千变万化,但从事这个行业的人职业理念不能丢弃。坚守,这是应该献给伟人的心香一瓣。

   (作者系华中师范大学新闻传播学院院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