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化背景下,如何做好少儿出版?

2018-07-28 17:28来源:出版商务周报

作为论坛主持人,江苏凤凰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总编辑、副总经理佘江涛指出,凤凰传媒内容生产有几大不可忽视的特点,国际化背景下的出版是其中之一。

微信图片_20180728002757.jpg

“国际化背景首先要求对标国际,各主要出版门类在出版理念、出版法则、出版制造上都要努力跟上、甚至超越国际同行的水平,努力不出现水平明显偏低的产品和团队;其次,和国际相关的一流文化机构、文化人和出版人有长期的合作和交流,保持一种国际化的出版视野和高度,强大的出版一般不会在孤独封闭中完成,需要有参照物;第三是产品有区域化走出去的能力,逐步获得多语种版权输出、海外合作出版、海外组稿的能力。因此,对凤凰传媒而言,走出去不是简单的版权输出,而是嵌入国际化背景,切实对标国际,提升出版水准,切实推进中国文化、中国价值随中国国力的增长走出去。因此国际化背景、走向国际不是可有可无的点缀,而是全面提升出版水平和影响力的必由之路。”

著名作家、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曹文轩在主旨演讲中强调,在国际文化浪潮冲击下,应当保持文学的民族特殊精神;中国文学特有的气派和作风,就是它的生命所在。“作家已经深知文学的本质,心领神会了让自己的文字走向世界所需的那些品质,现在,剩下的一件事就是采取各种方式、各种途径让世界看到我们的文字。而这其中,出版社肩负着重要的使命。”曹文轩说,在这一点上,江苏凤凰少年儿童出版社(简称“苏少社”)无疑是中国少儿社的一种典范。

微信图片_20180728002800.jpg

苏少社:立足原创,打造平台,创新模式

立足原创,打造平台,创新模式,这是苏少社在“走出去”工作中探索出的三大法宝。苏少社社长王泳波详细介绍了苏少社在出版国际化方面的经验:

第一,儿童文学名作《青铜葵花》走向世界,形成14国版权输出的经验。《青铜葵花》2005年在苏少社出版,内容关注无私的大爱,非常感人,苏少社判断该书将引起不同国家、不同民族读者的共鸣。于是,该社版权经理每次国际展会都要重点推荐《青铜葵花》。然而,在开始几年时间里,很多国外版权经理以及中国同行都认为,中国儿童文学的基调与国外读者的阅读习惯差异很大,不愿意接受它。

尽管屡次碰壁,但苏少社没有放弃。2007年,法国比基艾出版社访问苏少社。访问期间,苏少社抓住机会,又重点推荐了《青铜葵花》。通过多次沟通,对方邀请懂中文的法语教师对这本书进行试读,反馈的结果是内容感人,值得合作。2008年,《青铜葵花》顺利输出到法国。而《青铜葵花》法语版的出版,也为其走向世界奠定了基础。

后来,英国沃克出版社看到法语版后受到启发,购买了这本书的版权。2015年,《青铜葵花》经汉学家、翻译家汪海岚译成英文出版。至此,它真正走进了国际主流视野,受到海外媒体高度评价。而这个版本获得了一系列重大国际荣誉:2015年获得英国笔会奖,2017年获得英国“麦石儿童文学翻译作品奖”。2017年9月,《青铜葵花》进入美国,并入围“科克斯奖”短名单,然后陆续登上《纽约时报》排行榜、《华尔街日报》排行榜、被《出版者》评为2017年优秀作品,再获“弗里曼奖”金奖。同时,苏少社还积极地向德国、意大利、越南等国家推荐这本书的版权,截至今天,它实现了14个国家的版权输出(法国、英国、意大利、德国、美国、澳大利亚、新西兰、韩国、越南、斯洛文尼亚、葡萄牙、埃及、日本)。

王泳波认为《青铜葵花》能够在不同国家、不同文化环境下,获得广泛阅读认可的原因有二:其一,如曹文轩在今年博洛尼亚书展的苏少社活动中所讲:“因为我讲好了一个能被所有人理解的故事。”其二,苏少社出版人在充分挖掘原创意义的基础上,通过不遗余力的版权工作,把这个中国故事说给了全世界听。长期以来,苏少社把抓原创、促精品视为重中之重,积累了丰富稳定的作家资源,除了“曹黄金”这三棵常青树外,还有王一梅、冰波、郭姜燕、韩青辰、赵菱等一批优秀中青年作家,这些作家成为了苏少社原创文学“走出去”的源头活水。

第二,苏少社打造了高端国际交流平台,可以更好地讲好中国故事,传播中国精神。2016年,曹文轩获得国际安徒生奖后,苏少社意识到这是走向国际儿童文学主流领域,并登上高地的重要机遇。为了提升中国儿童文学的国际影响力,打造良好的文化交流环境,进一步拓宽版贸途径,苏少社趁热打铁,围绕曹文轩作品,积极策划了一系列海外推广活动。

2017年10月,苏少社在德国慕尼黑、法兰克福、海德堡三个城市,举办了主题为“让世界心动的童年——曹文轩先生德国出版之旅”的7场读书活动。王泳波与文学、版贸团队把活动的基调定为体现学术性,提高作品文学认知度内涵,并约请曹文轩撰写了专题演讲稿《因水而生》《文学的天道》,为活动奠定了理论的深度与高度。此次曹文轩德国之旅扩大了以曹文轩为代表的中国作家的国际传播力。同时,国内外主流媒体进行了大量报道,如法兰克福新华社分社、《人民日报》专栏重点采写了这一系列活动。

紧接着,苏少社携曹文轩出访美国,在西雅图华盛顿大学举办的第12届“多萝西•布里利演讲”活动中发表演讲,引起美国出版界的强烈关注,为之后《青铜葵花》登上美国三大图书榜单提供了助力。曹文轩和《青铜葵花》开始成为我国儿童文学版权输出的代表人物和代表性作品。在今年的博洛尼亚主宾国活动中,苏少社举办的“中国故事,感动世界”——《青铜葵花》14国版权输出成果探究论坛又引起了国际文学界、出版界和媒体的深度关注。据悉,今后苏少社还将为更多作家搭建有高度的国际交流平台,让中国儿童文学彰显出旺盛的生命力和巨大的影响力。

第三,苏少社探索国际组稿,让“美丽童年”书系打开通向国际儿童文学创作界的门户。随着国门打开、时代进步,中国正处在由出版大国向出版强国发展的关键时期,也是重大机遇期。今天,突破语言、渠道、版税、流程等等障碍,实现真正的平等交流、国际合作正日渐成为可能。作为一家专业少儿出版社,苏少社应该通过国际组稿来打造“国际范”产品,直接邀请不同国家的作者在同一个大主题下进行创作。这是对儿童文学原创出版国际化的重大探索。

对于这一“大主题”,王泳波从文学的层面提出了三个组稿关键词:一是童年成长。作者可立足童年的生活,把作者的生命历程和体验写进小说里;二是异域文化。作品要体现作者自身成长的那个时空的特点;三是共同主题。作品里的孩子,既是作者自己,也是千万读者,人物具有一致的情感基础,个体经验可以唤起群体共鸣。

按照这个思路,苏少社积极在全球寻找合适的作者资源。2017年的意大利博洛尼亚童书展上,王泳波与意大利文学代理沟通,探讨作家本人及其身边人物的富有代表性的成长故事,着手打造“美丽童年国际儿童小说书系”意大利篇,约到了圭多•斯加尔多利的一部作品——《十四岁的旅行》。这部作品的主人公是两个14岁的少年,他们背着家人进行了一次充满冒险的暑假旅行,这让他们重新审视自己和彼此,领悟成长的真谛。

《十四岁的旅行》已顺利出版,在今年的博洛尼亚书展上,苏少社为它举办了隆重的首发式。这是苏少社国际组稿项目取得的第一个成果。这部独特的儿童小说,获得了儿童文学专家的广泛认可。而除了意大利,苏少社在新西兰、匈牙利等其他国家的组稿工作也在进行中,国际组稿将成为苏少社原创儿童文学出版的新模式。

微信图片_20180728002803.jpg

苏教社:抢先布局有声电子玩具书市场

江苏凤凰教育出版社(简称“苏教社”)副社长金玲表示,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人们阅读的载体也日趋多元化,阅读方式更是产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变。有声阅读已成为一种更为流行和可能的新时代阅读方式,在儿童的世界,有声阅读还有一种更为创意的方式,即书加有声电子配件,电子配件往往借助模具帮助书籍发声,这类模具往往具有可玩性,因此也称之为有声电子玩具书。

第一,皮克童书项目的诞生。金玲介绍,有声电子玩具书的功能和普通书籍相比,针对较小年龄层次的婴幼儿,它的设计与内容呈现与这一年龄段认知发展较为适合的特征,强调多感观的参与,在传递的内容和展现的形态上,更具趣味性、互动性和启发性。

2014年,苏教社将目光瞄准了这一童书新领域,斥资8500万美金并购了美国最具影响力的有声童书公司PIL,完成了中国出版业有史以来最大的一次跨国并购,一举拥有了包含迪士尼等众多全球知名IP在内的pi kids有声童书品牌以及完整的海外出版产业链。

经过三年的探索,并购后的PIP公司以稳定为原则,有效管控风险,公司保持着平稳的发展。

国内有声电子玩具书市场较早由风车和乐乐趣等民营公司打开,但该市场的持续发展和影响方面并不如意。究其原因,这类童书的门槛极高,产品创意难度大,工艺复杂、制作周期长。前几年市场的结果,也让人深思。
在多方论证和全面权衡后,为“让中国孩子尽享全球同步的阅读乐趣”,苏教社2015年春推出了中文版皮克童书项目。该计划以开拓中国童书新市场为目标,以开发适合中国市场的有声童书为内容,以实现领跑中国有声童书市场为愿景。

秉持初心,苏教社于2016年1月正式上市了第一批中文版皮克童书。截至2018年3月份,皮克童书品牌共出版了65种,总造货码洋110,416,016元,造货册数1,005,462 册,销售码洋55,661,233元,销售册数478,281册,初步形成了国内目前最大规模的有声玩具书集群。

第二,项目攻克的难点及发展历程。在中文版计划启动之初,苏教社团队并没有预料到这将是一场极为艰难的工作,困难之多超出过去所有的经验。有声电子童书不同于一般书籍,它的出版流程显得尤为复杂。从一款有声电子童书的研发开始,是源于发声电子模具的开发。这是与一般纸质图书开发第一个也是非常重要的不同点。研究当下孩子们最喜欢的玩具形式,将其引入有声电子书模具,选择适合的材料和形式,进行创意性的转化设计,并兼顾图书开本、用纸等,反复调整与修改,开发出发音器与图书的适配的模本。这一环节少则一年,长则两年时间。

在发音器与图书模本确认的基础上,进行图文、音频的设计和编辑。筛选与发声电子书最为匹配的IP形象与内容主题,进行图文内容改编与创作。在图文内容基础上,进行音频的创作,搭起图文与发音器完美配合使用的桥梁,产生1+1>2的阅读体验和感受,实现有声电子书的操作性、互动性特点。

从发音器的设计、原料的选择,到图书的装帧与印刷,以及组装组配,每一细节安全性都是第一考量要素。有声电子童书,除要满足印刷规定与要求之外,还需进行玩具安全检测,在中国则是3c检测,通过后方能批量生产,并需随时备查和年检。安全质量检测是中文版有声电子童书开发过程中最为耗时也至关重要的一环。

在物流运输及仓储环节上,有声电子童书相较于一般图书,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要防跌防压防高温防受潮,甚至需要考虑到适时温度对塑料、电子芯片和电池的影响。一本有声电子童书的开发,环环相扣,是创意上的不停碰撞,工艺上的不断打磨,质量上的反复检测,物流上的严苛考验。也正是由于这些问题,国内有声电子玩具书的发展重重受阻。

苏教社学前团队克服重重困难,与美国的研发、制作团队经过不断磨合,目前,双方已经形成了一套较为高效灵活的中文版有声玩具书出版流程,双方的编辑、制作人员每天都用大量邮件沟通设计、制作、编辑环节,并且不定期举办交流、探讨,疏通问题,解决问题,已经形成了知己知彼的合作方式。在打造皮克童书的过程,团队提出“让阅读动听起来”的品牌理念以及 “只为孩子设计”的环保主旨。皮克童书在选题思路上涵盖双语阅读、启蒙认知、益智游戏、思维训练、手工立体等五大板块。

第三,预期的市场。金玲认为,中国14亿人口,中产阶段3亿人,还在不断上升。皮克童书正是定位于拥有较高收入和较高教育水平的婴幼儿家庭,以百分之一计算,潜在客户至少300万家庭。市场上,在保证与传统新华书店保持紧密合作的基础上,进一步拓宽传统渠道,加强与独立书店的紧密配合,与国内多家有影响力的独立书店建立了良好的合作关系,如诚品、方所、钟书阁等等;积极开拓机场、高铁、社区等特殊书店渠道;与多个著名的品牌专卖店取得合作,如拥有255年历史的哈姆雷斯玩具店、拥有众多连锁的时尚迪士尼专卖店等等;此外,苏教社还关注到更多的新兴渠道,特别是母婴、银行等渠道的合作均取得了瞩目的成绩。其中根据《冰雪奇缘》大电影改编的音乐有声电子书《冰雪奇缘:let it go》自2017年初出版以来,加印了4次,共计销售数量7万册。

经过这两年积累的生产和市场的经验,苏教社在尝试参与原创新一代有声电子童书并努力将中国内容输出至国外。今年团队采用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为素材,用现代观念与审美意识解读传统,重构传统,打破人们对传统文化晦涩的刻板印象,对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内涵加以补充、拓展、完善,深入浅出,赋予新时代内涵和有声玩具的表现形式,试图打造出一批更符合中国孩子脾胃、展现中华文化风采的原创有声童书。预计推出中英双语礼盒套装《中华文化传承美绘本》,有声文化认知书系《你好,汉字!》《你好,诗词!》《你好,节日!》《你好,儿歌!》。这些绘本艺术风格迥异、极具中国色彩,并配有双语发声,是让全球孩子了解中华文化极好的学习素材和文化交流纽带。

创作中,苏教社试图用充满魔力的文字、新奇的声音、动听的歌曲呈现给孩子最有魅力的中国好故事,为他们提供独特的、充满互动性的全新阅读体验,从而引导全球的孩子爱上阅读,爱上中国故事。

最后,金社长表示在未来有声童书发展的道路上,苏教社还会不断积累优质出版资源,革新技术,以品质为口碑、以市场为导向,继续做好精品。中国有声童书正朝着一个光辉的未来迈进,日益展示出巨大的魅力,正是对这种发展潜力的期许,使江苏教育出版社出版有声童书、担当社会责任的努力一定会结出丰硕成果!

微信图片_20180728002806.jpg

苏美社:“用心、用爱、用艺术,带给每一个有梦想的孩子美好的童年阅读”

江苏凤凰美术出版社(简称“苏美社”)少儿出版中心主任朱婧介绍,苏美童书以少儿艺术出版为特色,以优秀的少儿文学、绘本出版为发力点,精做卡通动漫图书,做有温度、有爱心、有智慧的苏美童书为出版目标。苏美童书让“艺术”置于童书出版的首位,从“艺术”角度进行选题的论证、编辑、出版和阅读推广。在今后的童书大潮中,苏美童书的绘本出版要做出自己的特色,首先将继续抓住“艺术”这个主题词,踏踏实实又富有创造性地将艺术素养释放出来。

第一,用艺术眼光挑选引进绘本。朱婧介绍,近十余年来,中国童书市场的繁荣让我们的孩子有幸看到许多优秀绘本读物,引进类的绘本读物占据了中国绘本市场的半壁江山。很多出版社引进绘本的基本原则无外乎三点:1.是否获奖,2.是否名家,3.是否系列化。成书出版后,前面两点自然成为图书营销出发点,而第三点带来的是相对高的码洋,让出版社能够在电商竞争惨烈的环境下挣得微薄的利润。面对这样的绘本出版常规模式,拼资本,拼如何与电商低折扣让利合作,成为各家出版社争抢引进童书版权的前提条件……

面对这样的竞争,苏美童书选择引进类绘本时主要注意两点:1.选择高品质画面。苏美社是国内老牌出版社,其艺术出版的专业性也在无形中影响着每一位编辑的审美水准。苏美童书的编辑大部分出身于艺术类专业,从架上绘画研究走到一线的童书出版。基于此,苏美社从视觉出发,首先是高品质的画面,其次是故事内容,来选择优质的外版绘本。

高品质,主要指从画面的艺术性。如今的插画师尤其是新一代的插画师,善于结合不同绘画媒材、表现语言来完成绘本的绘制。将传统的水彩、粉彩、油画、丙烯画、版画、水墨画等语言,结合拼贴、拓印等表现手法,加之混合媒材的使用甚至计算机的后期制作,可以说,优秀的绘本创作拥有了特别宽泛的艺术表现舞台。

2.选择好的绘本内容。如果一味追求绘画性,而忽略故事性,在中国童书市场中往往适得其反。因为绝大部分家长认为绘本就是有画面的故事书,读一本绘本应当让孩子明白道理。也有许多的绘本推广人,着重将故事的内容延伸出更多的意义。于是,大部分读者忽略了优秀绘本的画面重要性。基于此,苏美童书对内容的选择也有一定的标准:温暖、阳光、正能量的绘本内容,让孩子在艺术视觉的享受中体会到内容的意义。

第二,将是否有艺术性作为原创绘本出版的标杆。朱婧表示,绘本在中国的起步较晚,为了让家长、教学机构认可绘本的优点,中国的出版社注重在绘本推广中强调“绘本阅读有用论”,并为绘本撰写导读、增加腰封。我们也承认,这是中国绘本图书出版的必经之路。

苏美童书的原创绘本之路走得比较艰辛,甚至直接跨过了“必经之路”,尊重作者的创作,不强加绘本的“有用论”,在重视孩子的阅读体验、讲究绘本呈现的视觉艺术美和语言美上做了探索和努力。

原创绘本《跟屁虫》系列,用水彩形式,描绘了生活在苏南小镇中一家人在喜迎二宝出生时大宝的心理成长。这套绘本的版权成功输出到法国。原创绘本《画说中国经典民间故事系列》(24册,分批次三年内出版),于2017年成功申报中“原动力”中国原创动漫出版扶持计划。丛书集合了水墨画、水彩画、版画、皮影等表现手法,让传统故事没有老旧感,讲究艺术性却又不失儿童视角。苏美社结合选题内容,为每册图书增加了有声阅读、AR阅读体验、立体场景卡制作。让孩子在阅读完图书后,听故事、走进书中的神话世界,做出自己的故事场景。而这套图书部分版权已输出到印度。

第三,用艺术形式解读和推广绘本。主要分为两大方面:1.深度解读引进绘本,开发延伸阅读手册。苏美童书编辑的专业素养让绘本艺术语言的解读变得更加专业。一本来自意大利的绘本《生活中的艺术》,作者用绘本语言介绍了几位现代艺术大师(康定斯基、杜斯伯格、马蒂斯、克利、毕加索……),非常深动有趣。为了让更多的中国家长能够或者愿意接受看似深奥的现代艺术,苏美童书特地为这本书配套开发了一本艺术体验手册,让孩子在读完绘本后,成为这本书的导演,自己可以讲述每一幅作品。

2.挖掘外版绘本的绘画艺术表现语言,和孩子一起享受艺术的乐趣。如今的绘本阅读方式多样,从单纯的文字朗读到亲子分角色朗读,再到舞台剧表演……苏美童书的绘本阅读推广,在起始阶段,就将“艺术”注入,在绘本分享的时候,除了故事情节的讲述之外,编辑团队提前挖掘每一册插画师的背景资料,解读插画师的表现手法,带领小读者、家长一起动手画画、做做绘本中的部分角色、场景,将艺术创意融入到绘本艺术阅读的过程中。四年多来,苏美童书拥有了百余场的绘本艺术阅读分享经验,这种艺术分享形式也被部分大型儿童艺术培训机构采纳。例如南京的小银星艺术团,特别联合苏美社在其教学点设定了“江苏凤凰美术出版社绘本阅读与艺术体验基地”,苏美童书的绘本艺术阅读在该基地以常规课程形式纳入到学员学习中,颇受家长好评。

以上这些分享,都是基于一定的场合(学校、书城等阅读分享会)完成的。对于孩子来说,绝大部分的阅读是在家里和父母一起进行。因此,苏美童书针对每一本绘本单独设计了艺术阅读课堂,作为每本书的导读拉页,随书附赠在图书中。家长带着孩子就能在家完成一件绘画作品。如果一个家庭拥有苏美童书的几本绘本,跟着书中的艺术导读拉页完成创作,就能够形成一面属于孩子的艺术作品墙。绘本阅读分享的艺术体验形式,针对绘本开发的艺术导读拉页,也得到了许多绘本画家、版权方的好评。

除了以上内容外,《东方娃娃》主编周翔、《七彩语文》总编辑朱念也介绍了相关经验:《东方娃娃》在江苏省内开图话书之先河,并一直致力于图话书编辑推广,近年,参与出版多部有国际影响力的原创图话书作品。其中《团圆》被评为 2011 年度《纽约时报》世界十大童书、2015 年入选法国巴黎图书馆年度 25 本图画书推荐书目。而《七彩语文》则在对儿童讲好中国故事的整体战略下推进国际版建设。值得一提的是,南京凤凰母语教育科学研究所与《七彩语文》承办了“华文创想曲”海外华裔青少年暨港澳台中小学生创意作文大赛。